蔡武坚

副会长

郑志成

副会长

钟昌成

副会长

何焕生

副会长

朱伟明

副会长

廖升中

副会长

萧结康

副会长

萧 飞

副会长

林振强

副会长

张锡复

副会长
您现在浏览的面页是  >>  首页 > 货源供求 > 换种思维看低迷期的红木市场

货源供求

换种思维看低迷期的红木市场

发布人: 发布时间:2015-05-19
2014年,受到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,红木行业发展进入了一个低谷期,红木制品市场、进口市场表现不佳。2014年1至10月份中国红木进口形势分析报告显示,
2014年,受到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,红木行业发展进入了一个低谷期,红木制品市场、进口市场表现不佳。2014年1至10月份中国红木进口形势分析报告显示,前三季度我国进口木材增速较往年有所放缓,进口量在三月到达月度峰值后,呈逐月下滑的收缩趋势。“南洋地区”一直是我国红木进口最主要的来源地,但从6月份开始,我国从非洲地区进口红木原木数量超过“南洋地区”,成为原木进口的第一大来源地。这是因为缅甸自2014年4月1日开始全面停止原木的出口,锯材出口是未来的主流,并且越南发生反华事件,影响了在越红木商人的生意。而对于非洲地区的原材料市场来说,去年西非埃博拉疫情蔓延的影响也不可低估。

市场不好并非没有机会

市场不好对于红木行业是有害无益的吗?某红木家具艺术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认为,市场不好了,企业转型升级、重视品牌设计和产品设计的机会恰恰来了。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红木家具一出现,大家不管好坏都买了,因为市场太好了,市场推着红木业者往前走,而缺少精品化的东西、忽视了内部建设。如今的一些成功企业正是在曾经困难重重的情况下,把握先机,把行业暂时的困难变为重要机遇,所以要用历史的眼光为行业发展做出理性的判断。中山市政协主席丘树宏认为,目前的红木市场是即将进入新常态的表现,所以要用时代眼光看待市场,不要为一时一地的形势恐慌,影响红木业态发展。

做好东西才有发展

对于红木家具来说,什么才是历史的眼光,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,首先是材料。红木家具既是实用品,也是艺术品,它使用的资源跨越了时空。红木生长缓慢,生长期在几百年以上,制成家具也能使用很长时间。从空间来说,红木不光是中国而且是世界各地的资源。所以红木家具要“对得起古人、今人,更要对得起后人”,用信息技术提升红木业态,大数据改变传统型企业那种资源浪费、生态不友好的情况,是优秀传统文化在红木产业的精神表达和文化表达。

工艺美术大师冯文土认为当今市场最大的误区是材种很名贵,却在粗制滥造。材料好就有价,但是粗制滥造对产品的伤害很大。“红木材料越来越稀有,要爱惜它,充分地发挥它的特性。做好东西是顺应发展的需要,会有人喜欢的,爱好者、收藏者喜欢买好东西,好东西肯定有市场,这个观念要坚持。好材料做好东西,这样发展才有潜力。”丘树宏则认为,企业要把诚信和生命注入到家具中,使其成为自己生命的延伸。用诚信经营规范自己,让红木有生命力的一面更加突出。故宫家具修复专家王秀林说过:“家具都应该体现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,这些文化就是中国人做人的标准,德性不能少。”

红木家具中好东西的工艺精致程度和质量需要积累,王秀林在“文革”结束后专门修理家具,当时很多家具修得相当不错,但是在观察了今天的红木家具的制造情况后,他认为现在做得比他们当时要好,而下面需要做的就是再提高一步,“每一根料怎么使,使它什么时候都不变形,怎样在不使胶的情况下也不变形,需要认真研究。”

从容地创新

红木并不是老一辈人的专爱,年轻人也喜欢红木,他们除了上网了解红木家具信息还尝试网上购买的新方式,但是年轻人要买家具不一定喜欢传统家具,而是喜欢新颖的款式。所以怎样创新出为市场接受的更多的好产品,也需要换一种眼光来看待设计。

既能创新又不离经叛道是一个传承的问题,创新并非是近年才提出的,换句话说,当代的创新一样要从古代的变革创新中进行借鉴。“创新不是一味地脑洞大开,不是前卫艺术家毫无章法的标新立异。”故宫博物院副研究员周京南举了一正一反、一古一今两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。造型简洁、线条流畅、不事雕琢、素面朝天是明代家具的风格,雕繁刻复、精工细作是清代家具的风格,两者之间有一点联系,但是看惯明代家具后再看清代家具感官上会格格不入,因为清代家具包含了必要的创新。清中期家具特点的变化与社会环境、建筑风格和民风民俗的改变有一些联系。乾隆帝热爱传统汉文化,同时对西方文化有选择地接受,清中叶兴起大批中西合璧的建筑,像曾经的圆明园里的建筑,有很多西洋的雕塑,并且西洋的玻璃镜被大规模引进到中国来,玻璃镜造成房间的效果一是通透,二是明亮,在这种环境的“舞台”上的家具是传统广式紫檀家具。广式家具雕的花纹很多是从西方引过来的,家具上嵌有大理石等装饰物。包括皇帝坐的宝座,其上有从西方引过来的线条夸张的大西番莲花纹,屏风底下是从印度佛教传来八达马座。这种符合历史时代需求的创新,其感官上与明代的差异中,我们还是能感受到这种变革中的保守、从容和缓慢。它不是艺术家设计出来的,其结果不是激烈的中西混合,也不会不顾我们的起居风格、建筑风貌和传统审美。同时,周京南又举了一个创新失败的例子,讲的是雕工很漂亮的小叶紫檀茶桌,雕的是如来、观音和罗汉,交杯换盏吃饭的地方不应在上面堆砌佛像,是故不了解传统的创新应该抛弃。周京南主张从形制设计上保留住原汁原味的传统,其后略施粉黛。就像现在很多家具模仿紫禁城里的圈椅,同质化太多,可以加一点陶瓷的莲花纹、玉器的云雷纹,拷贝在上面做圈椅开窗的花纹。这样的创新不离谱,设计不雷人。为使红木业态良好地发展,有专家同时呼吁业界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,厂商耗费人力、物力和时间设计的新品,展览会上照片一拍,仿造就出来了,设计的款式就等于失败了。

制作符合新形势新时代欣赏观念的作品,要继承历史上美的东西,这一种美在今天来说,其背后的文化和哲学内涵越丰厚就越好。这样兼收并蓄的结果就不会是大杂烩,网络时代带给红木家具行业的是挑战也是机遇,从来自全世界的信息中,捕捉到时代的亮点,把抽象的变为具体,加入到红木家具里去。所有传统行业在新时代都有传承和创新的问题,红木家具要精益求精、不断地探寻工艺而不是颠覆、破坏,在这样的基础上,冯文土说:“不要老是传统的款式和图案,要坚持创新的道路。”邵湘文提出,现在很多人认为古典家具、红木家具、仿古家具是一种家具,其实不是。“传承的应该是传统红木家具中间深厚的历史、深厚的文化和深厚的哲学,当时的社会为什么会这么做的原因。”